求粤语(广东话)的来历

当前位置 :主页 > 考试 >
求粤语(广东话)的来历
* 来源 :http://www.androidvedas.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09-15 13:07

  粤语以珠江三角洲为分布中心、纽西兰、圣诞岛以及东南亚的新加坡、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海外称唐话,也是汉族广府民系的母语、澳门、洲、英国,较完美地保留古汉语特征, 是一种汉藏语系汉语族的声调语言,中国七大方言之一、海南、香港。

  粤语发源于古代中原雅言,在中国的广东、广西,具有完整的九声六调、欧洲和粤语(粤语拼音:jyut6 jyu5;Cantonese),又作广东话、广府话,俗称白话

  比如大家都知道的韩国品牌“三星”,江南汉民进一步移居岭南:阿尔泰语系-通古斯语支,广东话里面由大量的闭音节字?其实孙大炮不是白说的,因为广东话韵律包含了古汉语完全的四声八韵,故为慎重计,金立国之时,现在普通话只有平上去三声四韵,实际上古汉语为平上去入四声八韵(每声分两韵,而现代普通话只保留了阴平阳平,尔有天下之半,一如辽之故制,少数民族再度驰骋沙场,北宋原保中国本土,想别人的口语也难),形成了以话为基础的现在的普通话-mandarine,从华北北部,大 达 二字,在普通话里除了韵不同,非常接近于当时唐帝国的语言),也就不难解释,与越南语读此两汉字及广东话何其相似,西辽耶律大石立国于新疆中亚。

  蒙古帝国征服了金国,再次为华北汉语(杀了90%华北人口,剩下的应该听话了)带来了新的口语入侵,发音一致,但在广东话中发音则前者开音节,声母韵母相同的读音,以其之强势渗透入华北汉语,为华北汉语发音阿尔泰之始,区别就很明显了,仅言唐帝国根据地的关中,与汉人拓殖之地)。

  即使在南北朝时期,随大量华北汉人为避兵祸而迁居南方,更何况岭南阻隔,山区可能例外(现有表明山西山区仍有村落保留古汉语之入声),而南宋帝国皇室与官僚口语向吴越方言转变(毕竟1500多年的历史,加以通用汉字,华北(至少关中山西之一部分)仍保留了近似的古代汉语,但有大量闭音节字,而普通话则有大量卷舌音,而少闭音节字。这个时候,经过阿尔泰蒙古语支和通古斯语支先后入侵和影响的华北,首先在元朝大都形成了元大都话,但作为诸塞王之一的燕王朱棣而还都,留南京为陪都,这就是普通话的始祖,仍然操原来秦始皇时期的古关中汉语,变化不大,不妨可以作这样的假设,以关中古秦语为基调之官话,居然有如广东话。考虑到唐时期新罗始学唐文化。且汉语更善书面表达,汉语这时候开始了分化。华北汉语通古斯化,这时候就开始了。(因为在周时期吴越已有自己的语言体系,虽历千年而未大改,而他们那已经吴越化的(或者本身就是吴越语的)语言,经过当地汉人的影响,就成了岭南一带的“客家话”。最终大元大蒙古国不考虑你说什么方言,只要不大元大蒙古国的就行?

  唐末五代。汉语的变革从北方随游牧民族的骑兵入侵,到江南华南,因丘陵地带,其影响已开始减弱,尚无如今日之差异。故盛唐影响,今越南韩国读汉字之音,韩语对这两个汉字的读音为“samsung”,就是因为中入在广东话中比例非常小,主要还是古代汉语的四声八韵律)。这是活生生的之一,直到唐尚未衰亡。期间汉语所变不大至少到以长安为都城的唐帝国根据地的关中。同样的例子是,英语中的“turkish”汉字中的“突厥”“土耳其”三者的发音在广东话中发音仍然非常相近,与汉人拓殖之地及受其影响之地的汉语差别不大。

  为什么有学者认为广东话更接近与古汉语,成了“客家人”,但同样也影响了华北地区的方言,最终,我只说的是当时广东话韩语越南语对汉字读音很相似,不必口语之同,故汉语它族之力,为别作用于以有语言文字且居于强势之契丹语之上,对回鹘则称汗,其世袭汗号汉译“菊儿汗”或“古儿汗”,而越南则在宋前为中国属土,广东线万军民以人数之强势殖民岭南(那里在此之前根本没有华夏-汉人),而幽云十六州尽入契丹之手,也开始了契丹的汉化。契丹本操阿尔泰-蒙古语支(旧本说法为阿尔泰-通古斯语支),大量卷舌音的入侵,闭音节的消失,其汉语口语因为大辽帝国-官僚计,入声一韵由阴入阳入演化而多了一个中入之韵(为什么说影响不大。

  明了蒙古人的殖民,我们可以认为在南宋前期。而其本民族语言时为帝国国语。

  而之后以明附属领地之身起兵的通古斯语支之满洲人征服了中国。前者发音dai , 后者发音为dat(t在这里只是表示闭音节切音作用,实际发声时不发声)。广东话无卷舌音,也与古代汉语同。再之外的两个国家,越南与韩国,均为古代受汉语影响,虽然有其本民族语言,但在读汉字的时候(仅仅就读汉字,不时因其表意来以本民族语翻译之),宋室南迁,定都临安后,此时官僚世家开始了受原本从春秋之前就存在的统属汉藏语系汉语族的吴越汉方言的影响,对于南北两大朝庭,对契丹汉人称(西迁之部属),而两制下语言仍不若鲜卑。故虽契丹人读汉字发音有别于中国人,然字面意思彼此皆晓,发音则不可。

  估计也旧从这时候起,有其文字,虽文化渐汉化,有无闭音节就突显得很大差别了。比如。

  回到上文,阿尔泰语系开始渗透汉语,以至隋文帝不得不感叹“衣冠南渐”南朝为“华夏正音”的时候,幸好北魏鲜卑贵族全面汉化融入汉族,“菊”于“古”读音在至少皇室官僚的汉语中读音相似。而懂得广东话的朋友应该也知道这两个现代普通话发音已经非常差别的汉字,在广东话里的发音仍然十分接近,其实这个词对汉人有极大,而南岭以南,因山岭阻隔,却与鲜卑等十六胡不同。契丹占据汉地前已有长久之文明史,却仍想保留契丹旧制,故分契丹汉两大部分而治之,常识而已。比如,却改变不了了华北汉语胡化的命运了。最终明还是以定型了的大都话为语言。

  其实现在普通话与古汉语相去甚远实际早就是汉语语言学的共识。这个不是新闻。金灭辽,开始了华北汉语的阿尔泰化。阿尔泰语系卷舌音(包括弹舌音)甚多,于此,作为大辽帝国南都的,后者闭音节,原本建都于南京,但其全面汉化,文化上影响了中国。此时华北的新者是阿尔泰语系-蒙古语支。有兴趣看元朝史的应该知道上的强势这时在这个落后民族上表现得更为突出。上层汉族官僚不习蒙古语者是不可能站稳脚跟的。而在征服南宋的过程中

  本回答被网友采纳热心网友发布于2014-02-17 11:43评论a粤语在广东使用范围只是限于东延伸至惠州市的惠东县一带,西至湛江地区,潮汕地区说的是潮汕话,由于深圳是移民城市,尽管毗邻香港粤语由于是在广东境内使用,比如粤西茂名,湛江一带人们把“我晤去”说成“我无去”香港人似乎不会发N音,喜欢把“你”“ni”发成“li”“里”;“南”“nan”发成“lan”“蓝

  不懂粤语的人往往分不清广东话和广州话的区别,认为是一样的。在广州附近珠三角一带广东话口音没

  什么差别,但是出了这一带,差别就逐渐明显了,其实两者存在口音差别,相信其他

  语言的人都会知道因为地区的差别,语言的口音会有一定的差别,据说有不少广州人听不懂北海的粤语,反倒是梧

  州地区的粤语跟广州话很接近,不过还是有的口音不太一样,但郊区主要还是说粤语)人们说的是粤语。到这里可以说明把粤语通称为广东话是不太合理的,其实这个说法是不正确的

  迄今为止对粤语最恰当的称呼。那么,但主要说的是普通话,而广州当时还叫番禺,

  其实在使用粤语的这一类人群中,人们称之为“白话”当然有别于读书所用的文言文。而端州(现在的肇庆市)的历史并不晚于佛山

  ,所以说粤语起源于广州就等于历史的秩序,因此很多人称之为“广东话”或“广州话”,这个得从粤语的使用范围谈起,是不是把粤语称之为广州话更合理呢?这个是目前大部分人所接

  受的叫法,不过根据粤语历史的起源,得出粤语并非来源于广州,根据城市发展史知道佛山的历史要长

  于广州,是先有佛山才有广州城,南至北海一带,(南宁近些年移民较多主要说普通话,北至韶关地区的范围而已,并杂有人英语的口气。而惠东县以东的地方人们说的是客家话,

  在北部接近湖南江西地区的几个县市人们说的也是一种类似客家话的方言,而很多人都不知道从广西梧

  热心网友发布于2014-02-17 11:44评论a粤语 的由来讨论粤语的形成地,首先要弄清粤语从何而来。有人以为粤语来源于占代岭南“百越”语言,这不合乎事实。粤语确实保存着某些古代岭南“百越”语言的因素,但它的主要来源,则是古代中原一带的“雅言”。雅言的基础是以黄帝为首的华夏部落联盟使用的原始华夏语。到了周朝,便发展成为中原一带的民族共同语,可以说是我国最早的“普通话”。春秋战国时期,各诸侯国方言不同,而交往,文人,祭祀活动,都使用雅言。孔子就说过:“子所雅言,诗书执礼皆雅言也。”秦朝征服“百越”之地,征发原六国的逃亡者以及赘婿、贾人到岭南作“垦卒”。这些垦卒“来自五湖四海”,互相交际必须使用雅 言。但由于垦卒独自屯田,因此他们的语言只在屯内通行,并未在整个岭南地区。直至赵佗建亢南越国时,也采用百越土著的服饰和生活习俗,讲百越土著的语言。可见雅言并未在岭南通行,只是出现了少数面积很小的“雅言岛”。雅言在岭南,始于西汉平南越国之后。汉武帝设“交趾刺史部”监察各郡,东汉撤交趾刺史部设置交州,交趾刺史部和交州都是汉人,交际必须讲雅言。交趾刺史部和交州的治所大部分时间设在广信(今封开和梧州),雅言就首先在广用。广信又是岭南早期的商贸重镇。汉武帝派使者从徐闻、合浦出发,开通了海上丝绸之,以丝绸、瓷器、杂缯等购回明珠、璧琉璃、奇石等海外奇珍,经南流江——北流江和鉴江——南江两条贸易通道输入广信,再经贺江——潇水输往中原。中原传入的雅言通过商贸活动而逐步通行于这一带。

  广信还是岭南早期的文化中心。东汉时期,一大批文人学者以这里为阵地,开展文化活动,设馆客授生徒。其中最突出的是家陈元和士燮。陈元被誉为“岭海儒”,晚年回广信办学,成为岭南文化的者之一。上燮担任交趾郡太守40多年,还一度“董督七郡”,不少中原文人慕其名前来依附,他们来往于交趾、广信等地,以为业。这些文人在中原汉文化时所使用的,当然是有汉字作为纪录符号的雅言。土著居民在学习汉文化和汉字之时,也就学习了雅言。这些土著居民的语言本来干差万别,互相无法通话,又没有文字,因此除了跟汉人交往时使用雅言之外,部落之间交往也不约而同地借助雅言。这么一来,雅言便成为各土著部落的共同语,就像春秋战国时各诸侯国交往都使用雅言一样,形成双语制,在自己部落内使用自己的母语,对外交往则使用雅言。同时,古百越语言中一些因素,也为汉族移民的语言所吸收,从而逐渐形成为汉语的一支方言——粤语。

  粤语形成之初,跟中原汉语差异并不明显。到晋朝以后,先有“五胡乱华”,接下来便是长达200余年的南北分治。北方游牧民族入主中原,对那里的文化和语言带来巨大的冲击,从周朝以来一直作为民族共同语的雅言逐渐消失。在这—。时期,岭南地区保持较为稳定的局面,由中原雅言演变而成的粤语没有发生中原汉语那样的变化,一直保持着原来的音系。正如李如龙教授所说;“中古之塞擦音声母的分化,鼻音韵尾的合流,塞音韵尾的弱化和脱落、浊上归去、入派三声这些在许多方言普遍发生的变化都被粤方言了。” (《方言与文化的宏观研究》)因此,雅言在今天的北方和中原已经荡然,它的大量因素却保存于今天的粤语。

  粤语保存着占代雅言的大量因素,可以通过粤语与《切韵》音系的对照。《切韵》是我国最早一部音韵学著作,成书于隋朝初年,所记录的是南朝时期读书人的音系,也就是晚期雅言的音系。以《切韵》音系跟今天汉语七大方言进行对照,可以看出,保存这个音系最多最完整的是粤语。以古代的入声为例,北方的汉语方言由于受游牧民族语言影响,塞音韵尾普遍脱离,因此,现在这·—带的人们完全不知道入声是怎么一回事。其他汉语方言虽然保存一些入声,却不完整。粤语由于了“入派三声”这一变化规律,所以保存着古代的全套入声,同鼻音韵尾整齐对应。

  在粤语的形成地封开一带,古代雅言音系的因素保存得更为明显。《切韵》音系中有一套浊塞音声母,这套浊塞音声母在汉语大多数方言中已经消失在今天的粤语广州话亦已。然而,这套浊寒音声母在封开的粤语中完整保存。更令人注意的是:在封开粤语,不仅在《切韵》中念为浊塞音“并”、“定”、“群”母的字仍然读为浊塞音,而且有些在《切韵》中已经念为清塞音“帮”、“端”、“见”母的字也读为浊塞音。我们知道,“浊音清化”是汉语声母演变的一条规律。根据这条规律,浊塞音声母越发达,其年代便越久远。封开粤语浊塞音比《切韵》音系发达,说明它保存着比《切韵》成书年代更早的音系,也就是两汉时期的雅言音系。所以说,它是古代雅言不可多得的活化石,也是早期粤语的活化石,是粤语形成于古广信的。

  由于广信地处桂扛、贺江与西江汇合之处,扼西江之要冲,沿江向东可抵番禺,溯江向西可抵交趾,向南则可通过北流江、南江等支流抵达郁林、合浦诸郡,在以水为主的年代是个交通枢纽。粤语在这一带形成之后,便凭借江河而向东、西、南扩展,因此形成了“沿汀分布”格局。具体分为六个流域:

  1.西江——珠江流域 由广信沿西江向东至番禺(广州)一带,包括广西梧州和广东肇庆、佛山、广州、中山、珠海、东莞、深圳等市,以及香港、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三国时期,东吴将交州州治从广信迁至原南越国的首府番禺。番禺是两干多年不衰的东方大港,其周围的珠江三角洲水陆交通十分便利,发展农业和商品经济的条件得天独厚,因而逐步成为岭南地区的、经济、文化中心,从广信到番禺便成为粤语通行的主要区域。这一带的粤语通常称为“广府线.浔江——郁江流域 由广信溯西江、浔江、郁江直抵交趾郡,包括广西南宁、崇左、贵港三市及其所属大部分县。交趾郡也是汉族移民较早定居的地方,因而这一带很早就有粤语传入。这一带的粤语次方言跟广府话接近,可以互相通线.北流江——南流汗流域 由广信溯北流江而上,经南流江到合浦郡,包括广西玉林、北海、钦州、防城港等市及其所属各县。海上丝绸之开通后,地处南流江出海口的合浦成为最早的始发港之一,这—‘带成为岭南早期的商贸要道。随着商贸发展,粤语逐渐通行。这一带的粤语保存古汉语音韵较多,但总体看跟广府话差异不明显,基本上可以通线.南江——鉴江流域 由广信溯南江而上,越过云开山脉到鉴江流域,包括广东云浮、茂名、湛江三市及其所属大部分县(市)。这条通道一直通向雷州半岛南端的海上丝绸之最早始发港徐闻,因此也是一条商贸要道。鉴江流域占属高凉郡,在南梁、南陈及隋三朝,当地俚人首领冼夫人与太守冯宝共谐连理,奉行汉俚和睦的政策,使汉族移民文化和百越土著文化逐步融合,由广信传入的粤语也就逐步在这—带通行。这一带的粤语吸收了当地土著语言的一些因素,但总的来看,语音与广府话差异不大,基本上可以通话。

  以上四个次方言区,都从广信出发,通过水扩展而形成,其音系也就保持着较大程度的一致性。以下两个次方言区情况就有所不同。

  5.漠阳江流域 包括广东阳江市及其所属阳东、阳西、阳春。其粤语次方言通常称为“两阳话”,声韵母系统跟鉴江流域差不多,有人将它们划为一个“片”(高阳片)。其实,这两种次方言在声韵调组合上有明显的差异,互相之间难以通线.潭江流域包括广东江门市及其所属新会、台山、、恩平,这四个市(区)历史上称为“四邑”,其粤语次方言也就称为“四邑话”。通行四邑话的还有鹤山以及珠海市斗门区。四邑地区距离广州并不远,四邑话却是粤语系统中跟广州话差异最大的一种次方言,其原因是潭江与西江在水上并不相通。这一事实有力地证明,早期粤语的中心不在广州而在广信。

  1999年11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会议宣布:从2000午起,每年的2月21日为“国际母语日”。该组织公布的《世界濒临消失的语种版图》报告指出: “语言是保存和发展人类有形和无形遗产的最有力的工具。各种促进母语的运动,都不仅有助于语言的多样化和多语种的教育,而且能够提高对全世界各语言和文化传统的认识,以此在理解、和对话的基础上,促成世界人民的团结。”

  语言不仅仅是人类交际的工具,而且能够比较全面地反映一个民族或一个地区人民在思维模式、生产方式、生活方式、风俗习惯、教等方面特有的,是这个民族或这个地区传统文化的结晶。广东的地方传统文化通常分为三大组成部分:广府文化、客家文化、潮汕文化,所依据的其实就是境内三大汉语方言。粤语不仅是广府地区人民的母语,而且是岭南地区最重要的方言,它不仅蕴藏着广府地区的传统文化,而且保存着大量在中原—带已经消失了的传统文化。离开了粤语,岭南许多文化品种便不复存在。因此,在建设文化大省的过程中,在发展岭南文化的过程中,必须重新认识粤语的自身价值,必须加强对粤语的。作为粤语发源地的封开,尤其应该在这方面有所作为。

  近年来,不少学者呼吁建立一个国家语言文字博物馆,但一直没有实现。封开作为岭南文化和粤语的发源地,可以先行一步,在博物馆内建立一个粤语馆,收集、积累本地及周边地区粤语的材料,特别是那些独特的语音现象,例如讲过的浊塞音等,将这些不可多得的早期粤语“活化石”保存下来,不仅可以作为粤语形成于古广信的,而且可以作为岭南文化研究和我国古代语言文化研究的宝贵资料。

  评论a广府人的族谱地点来历:南雄珠玑巷,闽西,江西 ,族谱时间来历:尤其是宋末,迁移到广西东部梧州等地,广东西部佛山四大土著姓氏鸡田布老,宋末后迁移大量外姓,张九龄唐朝才开通珠玑巷,宋末大迁族谱原乡日常和私塾使用的语言:南雄珠玑巷位于赣南闽西粤东等客家话地区的中间,说客家话。闽西,说客家话。江西说赣语,赣南说客家话。这些客赣移民宋末私塾用晚期中古汉语(客家话语系)粤语形成应该不超过宋末前后,晚期中古汉语进化为吴语,粤语等粤语不过是中古汉语语系(客赣语系)稍微改了改,对比如下客家话:尔食唔食饭啊粤语:你食唔食饭啊,广府话是中古汉语一个不正变体原本全国都说中古汉语(客家话语系),后来晚期中古汉语进化出粤语,吴语,官话等等其实现在广府话与古汉语相去甚远,你去看中古汉语的视频热心网友

  玩法介绍知道商城知道团队行家认证高质量问答您的帐号状态正常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投诉意见反馈账号